挑衅!美军太平洋司令妄称南海岛屿不属于中国

台南地震死亡人数已升至12人|中央社|死亡人数

过去两年钢铁领域淘汰上亿吨过剩产能 供图/视觉中国

原标题:一名炉前工眼中的“去产能”之路

耿军是太钢集团某炼铁厂的一名炉前工,2月底,耿军的班长通知耿军,“下星期停炉一周,全工段的人放假一星期。”前两个月都只是放了两三天,假越放越久,耿军越发不安,他都不知道该用这一周假期来干吗。与此同时,耿军拿到了上月的工资条,依然被打了“八折”,到手3000多元。但这一切让耿军很知足,他说:“毕竟没有轮岗,那就好。”

以前

太钢一线工人原本都是“四班倒”

耿军出生于1988年,2010年他义务兵退役,在排队等待了两年后,终于如愿以偿进入太钢,成为一名“正式工”。现在,他的工作是在铁水中加入各种成分,以满足不同的客户订单对“硅钢”、“镍钢”的要求。他的操作室就在红红的铁水上方,通过一个有盖的小孔可以观察下边现场的状况。每天与上千度的铁水做伴,耿军的衣服几乎一直是湿透的。

在太钢,生产线24小时不停工,因此一线的生产工人基本是“四班倒”。耿军也一样,白班从8点到下午4点,二班从下午4点到晚上12点,夜班从12点到早上8点,再加上一个“下夜班”。

他们一个班组配比是9个人,大家各司其职。耿军说,现在一炉能炼80吨,一个班8小时炼4到5炉,一天下来能炼不到20炉。这样的节奏很悠闲。

厂里现在的两个炉子有一个已经停工了。耿军听同事们说,其实原来一直都是一个炉子,但是2002年左右的时候效益好,于是就“玩命往大扩”,新建了一个更大的炉子。那是一个“大干快上”的年代,生产的节奏很快,一天能炼50炉,是现在的两倍还多。

“现在没那么多订单了,我们不想停工,以前还会预生产,但客户到最后要不了,也就不生产了。现在干脆开始放假了。”耿军轻飘飘地说。

职代会做出的“轮岗”决定

让耿军知足的是,他所在单位虽然在月底放假,并没有像集团里有些厂子一样“轮岗”。今年1月,太钢召开了第十七届职工代表大会,会上做出了“职工内部休假及阶段性轮岗”的决定。根据决定,轮岗是指单位或工序、岗位在阶段性停产或不满负荷生产的情况下,安排职工轮流上岗作业。

简单来说,由于要关停一些设备和生产线,因此部分员工需要轮流上岗,每人上一个月,休三个月。此外,在轮岗期间,职工不能外出兼职或全职其他工作,必须做到“随叫随到”,如果不来就算旷工。这一决定刚公布就让整个集团炸开了锅。但是每个人都明白,这是必然的趋势。

耿军现在能赚3000多元。他说,“勉强够活吧”,他怀念刚进厂的时候,每个月能拿到7000元,是现在工资的两倍。

太钢的形势让耿军担心,“我报了个英语班,如果哪天饭碗丢了,自己也好再找个工作。听说现在好多工作都要求会英语呢。”耿军说。

封炉再点火要花费1000万-2000万元

太钢是目前全球产能最大、工艺技术装备最先进的不锈钢企业。年产钢量超过1000万吨,其中不锈钢占比40%左右。

早期的太钢与其他钢铁厂一样,生产大众化的产品。2001年,陈川平升任太钢集团董事长,看到了不锈钢的市场前景和太钢的优势,把不锈钢定位为太钢的主业。2004年,太钢一跃成为全球产能最大的不锈钢企业。2007年,太钢不锈钢产量202万吨,实现出口50万吨的愿望。那时,一吨300系的不锈钢能卖到2.8万元,400系的也有1.4万元。如今,这一价格已经打了对折。300系的一吨1.3万元,400系的不锈钢一吨仅能卖到7000元。

同时,黑色金属诸如热轧卷板的价格缩水更加严重。2009年左右,一吨热轧卷板大约5000元,去年一吨仅1000元,最近价格稍微有了些起色,一吨2000元。这样算下来,一吨要亏300-500元。

事实上从2012年开始,太钢的效益就在下行,2012年的总利润从上一年的18亿元锐减到10亿元;与此同时,公司的营业收入在千亿元以上。此后,太钢的利润逐年递减,2013年为5亿元,2014年为4亿元,直到2015年,这一数字突然变为负数。根据2015年业绩预告,本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近40亿元。

为什么亏本也要卖呢?耿军的领导在开会时候说,集团不能停产,因为“停不起”。与耿军所在的生产线不同,厂里的炼钢高炉一旦停产,封炉再点火就要花费1000万-2000万。而且一旦停产,也就失去了现金流,所有的员工也都面临下岗。因此,“现在我们亏本也要卖,要占领市场,要获取现金流,要承担我们的社会责任。”耿军的领导这样解释。

为去产能开起电商

目前,太钢集团内已经有个别工厂开始执行轮岗的规定。此外,还有部分员工实行“转岗”,即原先在生产一线的工人调离生产岗位,转而从事物业或其他后勤类工作。此外,太钢还在距离太原市区40公里的阳曲县建立了“生态农业园”,一批转岗的工人也会陆续被安置到这里。

然而面临“产能过剩”的问题,如何消化产能,才是首要任务。在前不久召开的两会上,李克强总理专门提到这一问题。他说,“过去两年钢铁领域淘汰上亿吨过剩产能,下一步要推进去产能。我们必须做到产能要去,但大量职工的饭碗不能丢,而且争取让他们拿上新饭碗”。在这一项目上,中央也增加了大量的财力,“对于一时尚不能够做到的,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有能力进行妥善安置。中央已经建立了1000亿元主要用于转岗安置的专项资金,如有需要还可以增加”。

现在太钢不仅在上海、广州设有办事处,并且还开到了香港和美国。出口,成为太钢消化产能的一条路。而在“互联网+”的时代,太钢不仅与沃纳斯、上海钢铁交易中心等国内有影响力的电商平台合作,也开启了自己的电商平台——“太钢钢材电子商务平台”。在这个平台上,客户可以对自己需要的货源进行竞价购买,这里信息透明、成交方便,甚至还“包邮”。

耿军说他以前每天上下班时,经常被拉着满满当当钢材的火车皮拦住,他就从自行车上下来,目送着这列火车缓缓开过,“呜呜”地鸣着笛,奔向远方。这就像一种告别仪式,他的内心有说不出的神圣和自豪。可是现在,拦住他的火车皮变少了。耿军说,他怀念大家一起等火车通过时的仰望,但更期待这座老城崭新的明天。文/本报记者温婧

武汉市19日举行了主要针对武钢职工的大型招聘会,让众多武钢职工寻找到心仪的岗位,使社会企业招揽到优秀人才。

这场特殊的招聘会,是由武汉市总工会、人社局和武钢集团工会等部门主办。现场有330多家企业提供96个工种,共1.2万多个招聘岗位。武钢集团下属厂矿职工组团参与应聘,身着黄色工装的武钢职工在招聘会现场格外显眼。

近年来,钢铁行业产能过剩,企业普遍亏损严重。武钢集团董事长马国强曾公开表示,在去产能背景下,武钢青山本部将逐渐减少产量;未来只能有3万人炼铁、炼钢。武钢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,作为特大型钢铁集团,劳动生产率低、人工成本高是武钢当前面临的突出困难之一。在去产能职工安置中,除内部转岗、内部退养等分流方式外,武钢特意与武汉市相关部门联合举办招聘会,帮助有转岗意愿的职工提供更多就业选择。

除40岁至50岁的职工群体外,招聘会现场还出现不少30岁左右的年轻职工。来自武钢条材厂的24岁电气工小周,现场投了8份应聘简历。小周说:“现在国企早已不是铁饭碗,只要自己有技术,换个单位照样能干出一片天地。”

受过职业技能训练的武钢职工,普遍受到招聘企业欢迎。长飞光纤潜江公司计划招聘一批工程师等技术人员,为年底投产储备人才,一上午他们就筛选出20多个合适人选。

据介绍,此次招聘会在前期问卷调查基础上,结合武钢职工特点,调配招聘岗位与服务,比如60%岗位可招聘“40-50年龄段”职工,提供电商、家政等转岗技能培训。招聘会共有上万人入场,达成初步就业意向2000多人。

“当前新兴经济业态发展迅猛,对工作经验丰富的人才十分渴求;另一方面,武钢等大型国企富余职工较多,人力成本过高影响企业发展。”武汉市总工会相关负责人表示,组织针对武钢职工分流的招聘会,有助于缓解过剩产能行业职工“就业难”与用人单位“招工难”的双重压力,“今后还将继续举办此类针对性招聘会,帮助去产能企业‘解压’、社会企业‘解渴’”。文/新华社记者李劲峰

台南地震死亡人数已升至12人|中央社|死亡人数

最新文章
技术更多...
资讯更多...
运营更多...
图集更多...
下载更多...
商城更多...
推荐内容